我深深的憐愛著你。憐你美好青春年華被春風白白辜負;憐你對他的專一深情得不到最終的回報;憐你仍對無情的春風癡癡不忘。我愛你。愛你盈盈如水的溫柔;愛你固執的愛著春風的悲傷;愛你眼中點點對他不舍的淚滴。

我恨自己,為什么不能做你眼中的淚滴;為什么不能將幸福種植在你的盈盈淚光中;為什么不能將我的心與你的心緊緊相連,同呼吸,共命運。

在你閃閃的眼光中,我看到你對春風那種無比執著的深情和守望。等,是你唯一的盼,盼他回頭是岸;盼他離去後又有悔過之心;盼,又是一年春天至,桃花又隨春風舞。

你在等他,而我在等你。在我心中,你是多么聖潔,多少高尚,多少美麗,多么善良。你不是那華貴的牡丹,迷人而不妖嬈;你不是那大氣的芍藥,小家碧玉而不高傲;你不是那濃妝豔抹的鬱金香,明媚而不華麗。你是菊花,多姿而純潔;你是荷花,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漣而不妖;你是水仙,芬芳馥鬱而仙氣飄飄。

你擁有著他們的美麗特質,而你明媚而水靈的眼眸,深情而飄曳的微笑,是你獨有的美麗。等你,一千年,一萬年,我心仍不變;愛你,無論生老病死,富貴或貧賤,無論你變成什么樣子,老了,有了皺紋,微笑不再迷人,眼眸不再水靈,身姿不再飄曳,身體不再馨香,我仍深情望著你。

當你老了,你的明媚,還藏在你的眼眸裏,你的深情,還藏在你的微笑裏,你的善良還藏在你的心靈裏,你的深情還藏在你的淚滴裏,你的悲傷,你的固執,你的眼中永遠完美的那個他,還永遠藏在你的模糊的淚花中。